西分

人生理想是把心上人变成身下人。

Untitled

李英超推开了他,一道闪电照得他眼底又新又亮。他直直地看向李振洋,低声说:“我不会放弃。”
李振洋摩挲着那双柔软的掌,没有说话。他不由想起了久旱逢霖的幼兽:潮湿、好奇、不安的动物眼睛里充满了凶狠的贪爱,一滴不偏不倚的雨水正像泪一般滚落。
人间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伤心事?他不明白。但他知道李英超从前在他的书角偷偷写字,写“我遥远、秘密、不可侵犯的玫瑰”,枝枝蔓蔓的横撇竖捺仿佛真的连成一朵横卧的鲜花。又想起李英超仰起脸吻他,脖颈纤长像一株上扬的植物。
李振洋叹了口气,躺在舌尖的话语如同一枚樱桃核,囫囵着,闩在喉口。

地势不平,出租车很晃。街灯的光,大块大块地落下,搅动了他四周的黑暗。他觉得自己像挤在一只漂流瓶中,一切都是流动的,光团,身体,他指尖凝固的血…车子又摇晃了一下,一道刀刃似的光线擦亮他的眼睛。

Contra Mundum

*夏天到了,复吸一下故园风雨后……瞎写写着玩儿。

我看向病榻上的他,而他透明的眼睛也回望着我,我们最后一次在彼此的目光里相遇了。这一次,我只看见光线式微,鸽子飞尽,喷泉干涸。夏天终于奄奄一息地枯萎了。

……塞巴斯蒂安双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,三步并两步走在我前面。我因为舟车劳顿,只能看他轻快走开的背影。那时的塞巴斯蒂安,鹿一般,风光秾丽照不进凡尘丑恶,却因他一人而愿意留恋世间。他事不关己,走在夏天里,也不曾回首瞥一瞥身后。塞巴斯蒂安远远地喊我快点跟上。我回过神,抬头去看时,他已经站在庄园门前的台阶上等我,一件绸衬衫随意打了结披在身上,宏伟的古朴建筑下一头柔和的浅金色头发被衬得发亮……他的身上...

831143

*ME,所有不好的都属于我。

他离开Mark似乎已经太久了,久到有一天他打开电视,看见那个人在电子荧幕之后闪现的脸,甚至无意识地切换了频道。那双尚未被辨识出来的双唇,在片刻的高速翕动后,突兀地变成了下一台感人电影的大团圆结尾。男女主角拥抱彼此,镜头缓缓地摇向远处的长河落日圆。

Eduardo没有换台回去,但他有点心不在焉了。电影谢幕,黑底白字一行行地升起,他的眼前仍还映着几秒前不期而遇的脸,像被烈日直射过后,模模糊糊泛起一张反色的影子。

他想到,和这些烂俗电影一样,他们的故事里不是也曾经有过远方和这样歪歪扭扭的拥抱吗?他印象里的Mark是这样地光芒万丈,在摄氏零下的哈佛校园里像热力四射的...

The Bravest Fight

EnchantedHunter:

 @搪瓷毛 对不起毛毛,我本想写好一点的…别点推荐了,没什么值得推荐的…

     Lancer惯于持枪的手掌冷不丁地拂过他的背脊。薄茧覆在虎口,像噬人的小鱼牙齿,密密扫过他尾椎时,似在皮肤上抚开一层湖纹。Archer吓了一跳,他侧身拦住对方的手。那当头照耀的冬阳,发出的射线犹如道道凌厉目光,威严地普度四方。他看着他,内心忐忑了无数下。
    他们极少在白天也乱缠眼神,惯常的秘密往往隐身于月色深处。浓稠黑暗铸成情欲坚硬的外壳,在无风的夜晚,肆意妄为,惊天动地;待天一亮又...

谁似多情你

EnchantedHunter:

对不起我好挫败…… @全息玫瑰碎片

    我头一次见他,在流星街。那时候伊路米还不是长发的伊路米,眼睛也不似浓墨顿点,黑得动人心弦。他甩着手,旁若无人地走在鱼龙混杂声乌烟瘴气的贫穷的街道。光线暧昧又浑浊,但那是我唯一一次见他眼睛新而明亮的样子,很好看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当时有十分的把握这个人必定怀揣了什么秘密,他不属于这里,却注定会来到此地。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谁,且会易容,八面玲珑,万象一身,眼波并不那么流转,本色却是要哑哑地敛去许多光彩的。但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我笃定那比萤火更美,实心的黑色眼瞳或许葬过消逝于亿万年...

 @同病相恋 生日快乐我的表!久未动笔非常生疏,写了一个拙劣的人鱼am送你。希望你开开心心年复年!顺便在此悄悄祝愿我表暗恋成真!不负有心人!

他晨起,穿衣,一时意气决定散步。路过下庭时才想起他忠诚的乔治,不禁揣猜这位仆人的反应。估计会对这一壮举颇为惊讶:倒不是责备他再次的不告而别,而是用一种峰回路转的语气与其他仆下说:“陛下生活自理了!” 他觉得好笑,又毫不在意地抿了抿嘴角,仍然在走。这个秋天的卡梅洛特还没有醒来,朝雾未散,甚至苟存着夜晚的三分醺醉,穿梭而来的光线于是显得格外优柔朦胧。他路遇啁啾鸟鸣,锦鳞游弋,浓荫匝地,小径逶迤,却全都并非他心所求。只是一路由风...

ciao amore

我词穷了😭😭😭😭😭谢谢毛毛!!!这个ec仍然是一如既往地美!!!爱你!!!(幸糊躺下

我本毛:

考后第一次复健(失败)


晚来的生日快乐,祝美少女酚酞永远可爱!


长久以来我重复着同一个梦。在我这样的年纪,重复一个梦也许已经成为了衰老到访的征兆,但我宁愿相信它能使一个老人余下的岁月历久弥新,使我不至于为愚蠢的,已失去了的旧日回忆所困。如你所见,这个旧梦来自与它相称的时代(他的时代),一个动人的,充斥着希望的好时候。一切错误都有可挽回的余地,包括他,我的Charles。(你瞧,即使是现在,被他亲手关进监狱,我依旧愿意称他为“我的Charles”)


像...

123
©西分 | Powered by LOFTER